位置導航>> 首頁>>專題報道>>正文
詳細新聞
【大陸口罩寄到香港】哲學學院:新文科背景下的本科培養模式探索
發佈時間:2021-09-28 15:27  作者:  來源:哲學學院、本科生院  閲讀:

通訊員:陳蘇一、朱智敏

編者按:為進一步推進我校專業內涵發展、提升專業建設質量,加強師生對“教”與“學”的深入思考和研討,2021年武漢大學“教與學的革命”珞珈論壇與相關學院(系)專業建設負責人、教師代表等開展了系列訪談活動。師生之間深入對話,積極探討專業建設對學科發展、教學質量、人才培養等方面的重要作用與影響,探索以新文科、新工科、新醫科建設為着力點,進行大跨度的學科專業交叉,不斷推動我校專業建設“內涵式、高質量、創新化”發展,打造人才培養新高地。


武漢大學哲學學院具有悠久的辦學歷史和優良的辦學傳統,在長達近100年的辦學歷程中,始終抓住本科人才培養這個根本,堅持開展教育教學改革,不斷凝練本科人才培養理念、創新本科人才培養模式、提升本科人才培養質量。“十三五”期間,哲學專業入選教育部首批國家級一流本科專業建設點、首批基礎學科拔尖學生培養計劃2.0基地以及強基計劃。近年哲學專業還與政治學、經濟學專業攜手創辦PPE試驗班,與法學、經濟學專業聯手創辦PLE試驗班,啓動了新的跨學科人才培養模式。心理學專業也於2021年初入選湖北省一流本科專業建設點。

面對不同層次的人才培養計劃及新文科建設的內在要求,哲學學院於2020年底開啓了“培養小組制度”,由教學副院長牽頭,專業教師(含外籍教師)組合成多個培養小組,負責制訂或修訂培養方案,凝練各班辦學特色、培養目標及課程體系等。此次邀請的五位受訪者,是哲學學院教學副院長和各個培養小組的負責人,他們將向我們具體講述這些專業方向的培養模式以及未來改革的方向。

哲學學院副院長李志——基於“四大融合”的複合型哲學人才培養模式的探索與實踐

記者:李院長您好!能否請您和我們介紹一下哲學學院關於新文科建設的思路和舉措?

李志:曾經,包括哲學學科在內的傳統文科過分強調專業領域的分工,導致哲學人才的培養過於“精細化”,學生難以具有寬廣的人文學科視野,更談不上文理兼修;而且傳統哲學教育重理論而輕實踐、重知識傳授而輕能力的培養模式導致哲學人才或輕視社會現實,或“眼高手低”難以適應現實,這些都與當今時代所需求的複合型創新人才背道而馳。

為了解決傳統哲學教育所帶來的上述問題,我院將以培養複合型的哲學拔尖人才作為總體目標,總結哲學專業在哲學基地班、現代哲學國際班、國學試驗班等多類型人才培養的豐富經驗,同時依託武漢大學哲學專業目前開展的哲學拔尖計劃2.0與強基計劃,藉助於包括培養理念、課程體系、科研實踐等在內的本科生教育綜合改革,開展以“四大融合”作為基本理念的人才培養模式的創新與實踐。

記者:李院長您能跟我們詳細解讀一下“四大融合”嗎?

李志:所謂“四大融合”是指:第一,國家戰略要求與知識教育的有效融合,旨在培養具有強烈的社會責任感與使命感、“頂天立地”的哲學人才;第二,打破學科壁壘,在哲學學科內部以及哲學與其他學科之間實現多層次的交叉融合,旨在培養人文和科學素養兼備的創新拔尖人才;第三,理論教育與實踐教育的深度融合,突出創新創業、實習實訓等實踐環節在整個育人過程中的不可替代性,旨在培養具有卓越實踐能力的複合型人才;第四,哲學與新科技的交叉融合,將信息技術引入哲學教育教學之中,全方位、全領域、全要素地建構數字化時代人文社會科學教育體系,旨在培養新時代的高瞻遠矚的哲學社會科學家。

記者:哲學專業的具體改革思路是什麼?

李志:在已有的創新拔尖人才培養的基礎上,哲學專業將根據新時代人才培養的需要和專業發展的趨勢,在培養理念、培養機制、培養模式、教學方式方法等方面,形成新的突破性改革,探索以培養複合型的哲學拔尖人才作為總體目標的人才培養模式的創新與實踐。具體改革思路包括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在培養理念上,突出複合型的創新人才的培養;

第二,在培養機制上,強調哲學拔尖人才是“養成”的結果;

第三,在課程體系上,強調“厚基礎、寬口徑、重融合”;

第四,在培養模式上,強調名師教學和國際化辦學;

第五,在教學方式方法上,強調多樣化、靈活性、時代性、主體性;

第六,在學科建設助推人才培養上,進一步加強專業教師隊伍與二級學科建設。


“哲學博睿班”培養小組負責人廖璨璨——從“基礎”到“博睿”:哲學基地班的傳統與變革

記者:廖老師您好,原有的哲學基地班改名為“哲學博睿班”,其培養方案也發生了很大的改變,請問這是基於怎樣的考慮?

廖璨璨:哲學博睿班培養方案的修訂主要是在兩個方面:一是提煉和強化專業特色。由於哲學基地班的基礎性和綜合性比較強,學習的課程相對更廣博、更全面,但是,如果只是全面而缺少特色,就會流於粗淺。因此,培養小組的首要任務就是提煉並強化博睿班的培養理念,整體性的要求就是讓學生能夠具備“由博返約”的能力。二是基於培養理念,完善課程設置,制定選課指南。之前的專業選修課在排課以及學生選課方面進階性不夠清晰,學生無法依據培養方案做出合理的選課規劃。實際上,哲學基地班的專業選修課非常豐富,我們希望充分挖掘和發揮學院的師資優勢,使這種優勢能夠更好地體現在對本科生的專業培養中。所以培養小組首先明確了哲學博睿班的培養理念——“中西貫通,史論結合,原典研讀,學科融合”。

記者:這十六字的“培養理念”您可以給大家解讀一下嗎?

廖璨璨:“中西貫通”指的是一種國際化的比較視野,而博睿班在這種視野下突出博雅教育,不是僅僅強調某種方法或者某個方向的培養,這一點在本科階段尤其重要。換句話説,在中西貫通的培養理念下,我們學生更多是學到一種能力,這種能力就像一個具有很多接口的大平台,為學生提供在後本科階段進入某個領域或者方向深度鑽研的可能,同時又能使學生的深入研究有更廣的胸襟和視野。

在教學方法上強調“史論結合”,這意味着博睿班一定會有哲學史的課程,這是我們與國外很多哲學系不同的地方。史論結合是武漢大學哲學系的傳統,老一輩的蕭萐父先生特別總結了哲學培養的二十字方針:“德業雙修,學思並重,史論結合,中西對比,古今貫通”,可見“史論結合”的重要。學習哲學史和做哲學學問二者是不衝突的,問題在於選擇怎樣的哲學史,以及在本科生的教學中哲學史的課程如何講授。

培養理念的第三點是“原典研讀”。原著課本來就是哲基班的特色,像中國哲學原著選讀、西方哲學原著選讀、馬克思主義哲學原著選讀等,這些都是哲基班的必修課,以後博睿班也會保持下去,而且會作為專業選修課中的“核心模塊”,在課程設置以及選課要求兩方面都會進一步加強。畢業之後大家可能對課堂上學習的知識印象不深了,但踏踏實實讀過的那些經典卻依然清晰,而在閲讀經典中所培養的思維能力更會讓人終身受益。

最後培養理念還強調“學科融合”。以前哲基班專業介紹裏的六個字——“寬口徑、厚基礎”——其實就能體現學科融合的理念。好的哲學訓練能夠使學生具獲得打通不同學科壁壘的能力,所以我們哲基班的同學跨專業保研或者考研到人文社科其他的院系和專業,都能很好地適應。

記者:培養方案的修訂有哪些具體變化?

廖璨璨:具體來説培養方案的修訂上主要有三點改動:一是對大類平台課和專業必修課做了調整,細緻到具體開課的學期,保證學生在進入進階性的模塊課程時已經具備了紮實的專業基礎;二是對專業選修課進行模塊化的設置,將其分為四大模塊,並對每個模塊的類別以及學分要求給出具體的選課指南,避免出現高階課設置在學生的知識和能力儲備還不完善的低年級。三是體現中西貫通的理念,除了在課程設置上突出比較性的視野,比如特色模塊中的比較哲學、專業德語、古典拉丁語基礎等課程,還有多位外教加盟,在語言學習、方法視野、課程內容以及授課師資等方面實現多層次、全方位的中西貫通培養。


“現代哲學國際班”培養小組負責人葛四友——深耕二十一載取佳績,歷經四大階段再輝煌:現代哲學國際班的歷史與發展

記者:葛老師您好!聽説國際班之後的培養方案會有一個很大的變動,新的培養方案和原先的培養方案區別在何處呢?新的培養方案又具有哪些優勢呢?

葛四友:其實我們人才培養的理念是沒有變的,只是在細節上有一些調整。我們現在有了實體班,老師數量增多,開課更規範。另外,我們的模塊更加清晰了,在新增的兩個模塊裏,我們將考慮如何與其他的哲學傳統結合,比如説分析的馬克思主義、分析的中國哲學,分析的美學、分析的現象學等。如果某一門課程學生的學習意願很強,我們也會邀請其他專業的老師來進行授課。

此外,我們會有選課手冊和選課課題庫,幫助學生更清楚地決定現在、以後應該去學什麼。而且,我們會有專業的老師來與學生進行溝通,學生有任何困惑,都可以諮詢,使師生交流更加常態化。

同時,我們認真聽取了國際班同學的意見,在大二學期學生剛入國際班的時候,課程仍然主要由國內老師教授。在學生需要完成思維轉變、改變傳統的學習模式的這一階段,外籍教師開設的課程本身沒有問題,但是由於思維方式等的不同,老師可能難以完全瞭解中國學生的困惑。所以我們考慮,前期課程更多由中方教師講授,後期再慢慢增加外籍老師教授的課程。

另外,現在教育部正在大力提倡“新文科”建設,現代哲學國際班的探索對於新文科的發展來説顯然是極有教益的。現代哲學國際班的設立原本是為了解決傳統教育模式與當下哲學系課程中出現的諸多問題,它所強調的這種現代化與規範化,正是要突破傳統的以知識記憶為導向的教育模式,提倡一種以思維訓練為導向的新型教育模式,而這種新型的教育模式與“新文科”建設恰恰是相融且相互支持的。不僅如此,現代哲學國際班的教育模式還為新文科的發展提供了重要參考:跨學科人才,現代哲學國際班這種教育模式對學生思維能力的重視與訓練,恰恰能促進跨學科教育實踐的發展。

總體上説,現代哲學國際班新培養方案的開設有助於學生四種基本能力的發展,分別是溝通表達的能力、邏輯思維的能力、個人的想象力、外語能力,而這四種能力的培養不僅僅能夠引導學生更好地進行哲學的研究,還能幫助學生適應其他領域的研究和實踐,這就是現代哲學國際班的開放性。


“宗教學班”培養小組負責人徐玉明——宗教班的發展和未來展望

記者:徐老師您好!能不能簡單介紹一下宗教學專業的課程設置和改革方案?

徐玉明:宗教學課程的板塊分類:第一個板塊是宗教學概論,這是一門學科統領性的課程;第二個板塊是關於宗教與宗教現象的基本知識的課程,例如各種宗教的概論性課程;在此基礎上的第三個板塊是宗教研究性課程,例如西方宗教哲學史、中國宗教哲學史,以及不同宗教的原典選讀課程;此外,還有宗教學分支課程板塊,例如宗教倫理學、宗教心理學、宗教人類學的課程,這些課程可以提前開設或者並行開設。我們的課程設置是一個有系統的循序漸進的體系。課程改革方案會從務實的理念出發,希望能提供更多的從宗教學角度出發的對於文化傳統、民族特性和人性的思考,體現了我們學科的包容性。希望學生能夠通過本科階段的宗教學學習過程,形成對宗教現象以及其他的社會現象的理性的眼光和包容的心態。

記者:學習宗教學專業有哪些需要注意的?

徐玉明:宗教學專業的學習內容相當多元化,值得注意的是對於自己暫時還不熟悉的文化現象要避免持有先入為主的偏見。一方面,我們可以多關注宗教現象、與宗教相關的記錄與報導,積累現實材料和思考的基礎;另一方面,要明確宗教的研究必須在學理層面進行。我們通過宗教學專業的學術思維的訓練,在面對諸多宗教思想與宗教現象時,需要對宗教的普遍本質與發展規律有一個全面且系統的把握。對宗教學專業的學生而言,我們需要意識到,在研究過程中可能會面對包含英語在內的其他語種的學術文獻與資料,例如佛教文獻使用的梵語、巴利文,西方諸多宗教文獻所使用的阿拉伯語、希伯來語、拉丁語、希臘語。宗教學的學術閲讀,在要求閲讀內容廣度的同時,也要求深度的理解,這一過程需要耐心地磨練自己。

記者:能簡要跟我們介紹一下課程改革的重點嗎?

徐玉明:宗教學系的教學團隊一直以來非常重視本科生課程改革,近年來也多次進行了培養方案的修訂。我們的課程改革重點是要突出宗教學的眼光,希望通過課改,進一步強調對宗教現象、宗教本質以及宗教發展規律的學術研究,進一步強調全球化眼光和多元視角。教研室規劃利用現有資源,將符合學科發展規律、有益於學生學習和發展的想法逐一實現。近年來,宗教學系一直在豐富並深化宗教學系的課程,一些老師提出設想,希望開設更多專題研究的課程,例如阿奎那思想研究專題、斷代史研究專題,以此為思想史課程進行補充和深化,給高年級的學生深入瞭解某一研究領域的機會。


“心理學班”培養小組負責人喻豐——心理學系的特色與發展

記者:喻老師您好!我們瞭解到心理學系的培養方案目前正有所變動,請問變動具體內容是什麼呢?

喻豐:這次培養方案的調整相對來説變動較小,這是一次初步嘗試,我們會在之後的實踐中逐步進行更多調整,並在下一次培養方案集中調整時進行更大幅度的改動。這一次培養方案的變化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首先,我們適當減少了哲學的相關課程,在低年級的培養中加入了更多心理學相關的課程;其次,我大力主張在培養方案中加入了心理學編程課;此外,我們把部分必修課程,尤其是方法類課程的開課學期提前了一些,也根據學生建議,在學分上有小幅更改。

記者:進行這些調整的目的是什麼呢?

喻豐:第一,讓學生較早接觸和了解心理學。經過與學生和老師的交流,我們發現存在低年級學生因為較晚才接觸心理學的核心知識,到了高年級對心理學的認識仍然不充分的問題,因此我們適當減少了哲學相關平台課,在同學們在低年級時儘可能多地學習心理學的基礎類課程,培養他們對心理學的興趣,同時也能防止大家在高年級時迫於升學及就業等壓力造成課程學習負擔過重的情況。第二,我們進一步重視心理學的基礎科研訓練。此次我們在與方法類課程的授課教師充分溝通的情況下,統籌考慮了方法類課程的授課內容,將方法類課程開課時間儘量前置,讓學生儘早學會基本方法,從而可以在高年級時期跟隨老師甚至獨立進行科學研究。第三,我們加入了一門心理學編程課程,一方面是因為目前心理學研究的統計方法傳統工具已無法適應,很多領域都需要用到R語言、Matlab等等,這都需要專門的軟件包,需要學生有心理學編程基礎;另一方面,如果心理學系的學生在大學沒有接觸過這些,對編程不瞭解,可能會非常束縛他們的發展,導致他們後期在科研道路上走不長遠。

記者:可以跟我們介紹一下培養方案下一步的改革方向嗎?

喻豐:由於一些客觀條件的限制,我們還有一些想法沒能在此次調整中實現,但我們會仔細研判,在下一次培養方案中實現變更。比如,第一,我們希望開設更多豐富多彩的選修課程供大家選擇,尤其是在我們的特色文化心理學或者人格社會心理學等方向上。第二,我們希望能夠增加對心理學研究前沿技術的教授,尤其是在認知神經科學類課程上,讓學生不會在這些前沿技術的訓練上有缺憾。第三,我們也希望能夠增加對心理學最為應用的領域,即心理諮詢和治療領域等實踐領域的課程訓練。第四,如果有可能的話,我還希望能夠在大一入學時給新生開設一門心理學的前沿課程,邀請心理學系的每位老師用通俗的語言給大家介紹心理學的研究,或者邀請心理學界的知名教授每週來給同學們進行一些前沿講座。這些對本科生有着最潛移默化的影響,能開闊他們的視野,讓同學們對心理學有更為直觀的體會和認同,同時在學習基礎知識之外感受心理學名家們的風采。這些都是我們未來努力的方向。

(編輯:付曉歌  學生編輯:劉宇欣)

轉載本網文章請註明出處
文章評論
請遵守《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有關法律法規。
用户需對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務過程中的行為承擔法律責任。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
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匿名發佈 驗證碼 看不清楚,換張圖片
0條評論    共1頁   當前第1
相關閲讀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
0
專題網站
發稿統計

 電子郵箱:wdxw@whu.edu.cn 新聞熱線:027-68754665       

通訊地址:湖北省武漢市武昌珞珈山 傳真:68752632 郵編:430072